拜仁阿拉巴开撕!“肮脏骗子”大战“贪婪食人鱼”

日前,拜仁后防大将阿拉巴的续约问题愈发复杂,已经演变为双方各执一词的撕逼大战。媒体报道了各种阿拉巴及其经纪人扎哈维欲壑难填的消息,拜仁名誉主席赫内斯公开开炮,阿拉巴方面则指责拜仁散布“肮脏谎言”。

阿拉巴的合同还剩1年,与当初莱万相仿,他也聘请了著名经纪人扎哈维来处理续约问题及潜在的转会事务。此前德媒称,拜仁开出的条件是1100万欧元年薪+600万奖金,但阿拉巴经纪人索要超过2000万(一说2500万)年薪,这将使他成为拜仁顶薪球员,此外扎哈维还索要2000万佣金。

拜仁名誉主席赫内斯已退休多时,但近来多次对拜仁事务发表评论,看上去在俱乐部仍保有一定话事权。他公开声称,扎哈维索要8位数佣金,“我可以理解谈判中(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为何会情绪失控。我希望阿拉巴父子能明白,拜仁是他的最佳选项,他能签下4到5年的合同。多挣100万、200万、300万不会使他更开心。我们的工资结构不会改变,这一点俱乐部必须立场坚定。他们一切都是为了钱。阿拉巴已经在世界最佳俱乐部,他还能去哪?我觉得他不该让自己被外界影响。我们都希望阿拉巴留下,因为他是个棒小伙。弗利克很希望留住他。但阿拉巴现在请了个唯利是图的食人鱼当经纪人,他的父亲受到经纪人很大影响。”

德媒认为,赫内斯的言论将导致问题复杂化。果然,阿拉巴、阿拉巴父亲和扎哈维三人都跳了出来。阿拉巴发表声明称:“我希望就合同问题做出公开澄清。过去几周,一些说法和报道令我感到惊讶和受伤,很多东西是错误的、失实的。在并非一切细节都知晓的情况下,我希望不要占用公共讨论资源。迄今,我一直没有谈论这一话题,因为我专注于拜仁的重要任务。这很好,因为最终我们赢得了三冠王。我对此有所贡献,我深感骄傲。”

“这家俱乐部对我而言不止是一家俱乐部,这里还是家。我身披这件传奇红色战袍已经12年,每一天都充满自豪、激情,全身心投入,现在也依然如此。这家美妙俱乐部的福祉高于一切。对俱乐部的每一位负责人、每一位队友、每一位雇员,我都放在心上。在家庭中,你也许会有不同意见,会争吵,但一切都留在家庭内部。我会继续遵循这一原则。我非常希望能尽快找到(合同问题的)解决办法。”

阿拉巴的父亲则对媒体表示:“阿拉巴十几岁时,是我把他带到了拜仁。这些年,我有数次机会把他带到其他俱乐部,但我们保持了忠诚。我没想到拜仁会在工资和佣金问题上公开散布肮脏谎言。所谓我们是因为索要金额太高而无法达成协议,是诸多肮脏指控之一。我们只是没有接受他们开出的数字。我们有自己的想法。”

扎哈维(上图)则说:“我从未和拜仁谈论过具体的佣金数额,从未!数月前,我和萨利哈米季奇谈过佣金问题,他问我数额,我说‘很大’,然后我们都笑了。但我们从未提过数字,不管是500万,还是1000万、1500万!谁说出数字,谁就是撒谎!之后在里斯本,萨利又问起此事。我说,唯一重要的是阿拉巴和他的工资。一切搞定后,我会和其他任何经纪人一样,收取正常的佣金,不多也不少。就像莱万续约时一样。我和赫内斯只在某场比赛见过一次,互致问候,没有谈话。他不了解我,怎么能那样评论我?我和足球人士进行过几百次谈判,从没出过问题。”

据称,阿拉巴方面否认了他们索要2500万年薪的媒体报道,也并不准备超越莱万的队内顶薪待遇。莱万年薪的普遍说法是2000万,但具体结构或附加条款外界并不确知。如今谈判陷入僵局,天空台认为,至少拜仁今夏出售阿拉巴的难度很大,因为拜仁咬定6000万价格,阿拉巴方面认为,对一个数月后就可谈判自由转会的球员而言,这个数字是异想天开。目前,各方没有商定下次谈判的日期,看上去谈判难度很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